2017年2月11日星期六

立春後還有冬天



很快年已過了半個月立春後的這幾天有些冷,大家都穿厚了衣,每天上班可能穿多些衫走動多了也就不覺得特別冷了。

兩孩子上學了,厚的外套都留在家,打電話問冷不冷,有時間該回家取外套,總是說不冷,這可能就是年輕人了。

小時候家鄉的冬天我不知得怎樣說冷,只知道同媽媽一起曬太陽,手腳長凍瘡又痛又痕,媽媽有空閒會與孩子們一起用暖水浸泡手腳,夜晚媽媽的孩子們會和一邊做針線的媽媽一起暖冰凍的被子

我大些的冬天,是姐姐的伙伴們一有空閒就會聚集在我家,女伙伴姐姐和我的姐姐一起在床舖上一邊暖被子談天或一邊織毛衣或圍巾,毛線大都是舊的,舊毛衣太破舊了就拆開,我經常幫手,舊毛衣拆開的舊毛線總是彎彎曲曲的,有點兒像現在吃的快熟面,所以一定得用滾水燙直,燙直曬乾的舊毛線圈好後,經過姐姐們的巧手,重新織然後就很漂亮的新毛衣了,我小的時候常常執拾姐姐的線頭線尾學織小圍巾,學著學著,再大些的冬天,我也懂得毛衣圍巾了。

後來香港的冬天,我織過毛衣圍巾給這邊的親友,也織過小毛衣給我的小孩,小孩長大了的冬天,孩子不大願穿毛衣,不大願多穿

我們現代人真幸福,多冷的天也不怕,有暖爐有羽絨,一點點兒冷天就打邊爐,不信多到街市看看走走吧。

曾經陪孩子們一起用暖水暖腳,同孩子們一起暖床鋪的我好的媽媽,孩子們大了,我的媽媽生病了,睡不好,大冬天裡的,還得用冰凍的水來凍凍自己的腳。

我記起奶奶的冬天,奶奶常提著小炭爐暖身暖手,奶奶也用來暖床鋪的,我記起我和奶奶用小炭爐一起暖過手,我記起我幫奶奶的小炭爐加過木炭,炭是從煮食灶裡用夾子夾出來用的,我記起奶奶的冬天裡有我。

今天已元宵節了,我一邊寫日記一邊和父母親說電話,父親說家鄉的元宵節很熱鬧,傍晚起全村人跑得動的大人小孩都提著燈籠,在寒風裡沿著規定的路線走著閙著,很壯觀,以前在家鄉時沒這樣。前兩天同父母親講電話時,電話裡能聽到鞭炮聲叭啦叭啦叭啦不停地叭叭的响,母親說家鄉的年十二,大家都在拜神,燒了很多鞭炮放了很多煙花。家鄉一直在變著。

過年時的水仙花,快枯黄水仙特別潔白,突然想到水仙應該在水裡拍,前已枯的水仙摘下,水中的水仙花潔白漂亮






















2 則留言:

  1. 水仙花好美,像水中的仙子,你的傑作看似奧運比賽的韻律泳.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謝謝您鼓勵,您比喻得真好!

      刪除